重要通知
《中国化工贸易》版面紧张,请大家踊跃投稿。 投稿邮箱 : zghgmy@zghgmy.cn
中国化工贸易版权信息

主管单位: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

主办单位:中国化工信息中心

编辑出版:《中国化工贸易》杂志社

国际标准刊号:ISSN1674-5167

国内统一刊号:CN11-5717/TQ

期刊级别:国家级刊物

语   言:中文

周   期: 旬刊

出 版 地:北京

语  种: 中文

开  本: 大16开

投稿邮箱 :zghgmy@zghgmy.cn

在线编辑QQ :3590271337

在线办公
联系我们

投稿邮箱 : zghgmy@zghgmy.cn

编辑部QQ: 3590271337

官方网址: www.zghgmy.cn

今年金价涨幅能超过去年吗?

时间:2020/01/22  点击:167


       

  由于黄金价格与美元走势息息相关,美元走势对未来黄金价格是否继续维持涨势有很大的影响关系。在未来数年,美国的经济增长和利率将向全球其他地区靠拢,美国大选前的不确定性和关税效应减弱意味着美元很可能走软。因此,我们预计黄金将在2020年升值,不过金价涨幅或不如2019年。

  2019年黄金价格回顾

  2019年,黄金价格整体偏强,自5月之后,全球金价快速上涨使得黄金再度成为资本市场的焦点。美联储于7月和9月结束两次降息后,金价走势趋弱。总结2019年金价走势,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:

  第一阶段为1月初至5月初,在美联储转向鸽派以及美国政府长时间停摆下,风险情绪温和,金价振荡运行。

  第二阶段为5月初至9月初,中美贸易摩擦加剧,并且英国“硬脱欧”风险升温,受中东地缘风险影响,市场情绪较为悲观,大量资金流入贵金属市场,叠加美国经济数据不及预期,在美联储降息的预期下,金价涨幅高达25.69%。

  第三阶段:9月初之后,在美联储年内降息两次的背景下,市场对其12月再度降息的预期有所收敛,同时,中美贸易摩擦缓和,金价应声振荡回落,截至12月初,金价跌幅为-4.66%,不过仍较年初上涨18.26%。

  黄金的定价逻辑

  黄金的定价逻辑可分为金融属性与商品属性,即包含商品的供求关系,又与宏观经济形势息息相关。

  一方面,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黄金反映的是自我保障的价值。金银天然不是货币,但货币天然是金银,除了黄金,其他的货币都是信用。也就是说,黄金是最后的价值尺度且永不会违约。在经济下行或是政治动荡的时代,人们倾向于购买黄金作为自我保障。人们认为美元是发行货币的最后一道屏障,主要由于美国自身的经济韧性以及相较其他经济体的强势地位。因此,我们常说,黄金对标的是美元信用体系,是相较于其他货币形式,我们选择了一种认可度更强且相对安全、相对可靠的尺度。因此,当美元走弱的时候,即资金大幅流出美国,黄金对冲货币信用的功能正式被释放,此时央行、机构与个人投资者选择购买黄金来保存财富。

  另一方面,黄金作为资源衰竭型商品,从自身供应来说,过去几年产量没有增加很多。世界黄金协会(WGC)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,最近几年国际矿产黄金产量总体维持平稳,考虑一些新金矿未来将投产,预测未来5—10年国际矿产黄金产量(取样60%—65%)将进入下降通道,面临较大幅度的下滑。长期以来,中国黄金供不应求,是目前国内少数几个供应严重短缺的有色金属品种。中国黄金协会公布的资料显示,2013年中国黄金生产消费缺口达到730吨,为近年来高峰;2018年中国总计生产黄金513.902吨,消费黄金1151.43吨,生产消费缺口为637.53吨(生产消费缺口主要依靠进口,多年来中国每年进口黄金超过1000吨,是世界最大黄金进口国之一),近期生产-消费缺口有扩大趋势。

  回溯金价周期

 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,黄金迎来10个小周期,分别为5轮牛市、5轮熊市。

  第一轮牛市:1970年1月—1975年1月,金价涨幅415%。宏观背景是美国经济在朝鲜战争和越战后陷入泥潭,国际收支和财政双赤字令美元不堪重负,并在石油危机下陷入滞涨,这轮牛市的核心逻辑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+第一次石油危机。

  第一轮熊市:1975年1月—1976年9月,金价跌幅46%。宏观背景是美国经济复苏,资本流动自由,美元短暂走强。这轮熊市的核心逻辑是美元汇率的短暂走强。

  第二轮牛市:1976年10月—1980年2月,金价涨幅721%。宏观背景是美国经济复苏放缓,失业率居高不下,美元急剧贬值并爆发第二轮石油危机,美国再次陷入滞涨。这轮牛市的核心逻辑是美国货币宽松政策+第二次石油危机。

  第二轮熊市:1980年2月—1985年3月,金价跌幅56%。宏观背景是保罗·沃尔克开始执行紧缩货币政策对抗滞涨,并爆发了非洲和拉美国家的债务危机,避险需求导致美元回流,美元信用价值回升。这轮熊市的核心逻辑是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+海外危机驱动美元升值。

  第三轮牛市:1985年3月—1987年12月,金价涨幅76%。宏观背景是美元坚挺导致美国出口受抑制,经济恢复放慢,保护主义盛行,《广场协议》令美元贬值,且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宽松。这轮牛市的核心逻辑是美国汇率和货币政策转向。

  第三轮熊市:1987年12月—1993年3月,金价跌幅35%。宏观背景是美国、德国货币紧缩叠加日本央行紧缩和日本经济衰退。这轮熊市的核心逻辑是全球央行紧缩。

  第四轮牛市:1993年3月—1996年2月,金价涨幅27%。宏观背景是美国进入新经济快速增长,处于低通胀时期,这轮牛市的核心逻辑是美元小幅贬值。

  第四轮熊市:1996年2月—1999年9月,金价跌幅39%。宏观背景是亚洲金融危机,全球资本回流美国,美元快速升值。这轮熊市的核心逻辑是海外危机驱动美元升值。

  第五轮牛市:1999年9月—2011年9月,金价涨幅650%。宏观背景是前期全球贸易合作增加,全球经济高度繁荣,并带来纸币体系的快速膨胀,叠加后期美国经济危机和美元贬值,并迈入全球央行货币宽松时代。这轮牛市的核心逻辑是全球货币宽松和流动性过剩,高潮是美国国债信用评级下调。

  第五轮熊市:2011年9月—2016年1月,金价跌幅44%。宏观背景是全球经济仍在通缩周期,但美国经济复苏势头日益强劲,美联储货币宽松政策转向,并于2015年12月开始首次加息,同时发生了欧债危机。

  从领先指标预测未来走势

  黄金是趋势性比较强的品种,一旦趋势出现,方向很明显。由于它兼具商品属性与金融属性,受不确定性风险事件干扰较大,预测价格比较难,但是可以预测趋势。我们认为,下个5—10年,将会是黄金的大牛市。美元的大周期与黄金的周期接近,两者同样是货币,美元与黄金能互相印证。

  黄金与美元指数相关度较高,且1990年后负相关更为明显,相关系数超过-0.70。由于黄金价格与美元走势息息相关,美元走势对未来黄金价格是否继续维持涨势有很大的影响关系。研究美元指数等同于研究美国及其他经济体经济/货币的相对强弱。看美元有两个路径,其一是美国的财政和货币周期,美联储年内预计降息两次,货币进一步宽松导致对美元的向下压力。其二是看权重货币,比较其对一篮子货币的强弱。在美元指数权重占比中,欧元指数占比最高57.6%,其次为日元13.6%、英镑11.9%、加拿大元9.1%、瑞典克朗4.2%、瑞士法郎3.6%。最近美国经济对欧元区此强彼弱分化程度在缩窄,叠加美债收益率降低,美德利差下降,美元的向上支撑也在减弱。

  1978至今美元指数呈现两轮明显周期:上升期为1978年1月—1985年1月,共计84个月,1995年5月—2001年11月,共计78个月;下跌期为1985年1月—1995年5月,共计124个月,2001年11月—2011年11月,共计120个月。目前第三轮周期上升至今(2011年11月至今),或预示即将(或已经)步入下跌周期。

  美元从美国的流入与流出是有规律的,这个规律主要取决于美国经济及其他地区经济的状况。美元如果流出美国的话,美元走弱,黄金走强。美元如果流入美国,则是反向的效果。从货币政策来看,全球央行开始新一轮的降息和量化宽松以支持全球经济的增长。站在现在这个阶段,债务已经累积到一定程度,负利率的债券已经达到了一定规模。以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为例,现在买德国的国库券是负利息的,因为它正在贬值。那么在这种宏观贬值的情况下,再加上一些国家是负利息的,而且更多的国家可能会遇到这个问题,根据历史经验来看,从大形势上金价是上涨的,但未来央行经济刺激的效果会越来越弱。

  再从美元周期来看,除了上文基于周期轮动的预测,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美国的2/3,以美元为基础的全球贸易格局在瓦解,美元的霸权基础正在受到打击。这也是美元处于第三次强势周期尾声的理由。因此,从货币政策周期与美元周期角度,共同支撑了黄金存在5—10年配置价值的观点。

  负利率对经济的影响

  2015年年初全球四家主要央行开始试行负利率,旨在加快经济增长以及将通胀率提升至目标水平。我们调查欧元区、日本、瑞典和瑞士负利率的影响,并分析负利率对各国或地区GDP增速的带动作用,发现负利率是对存款者和银行施加的一种税负,它对促进经济增长没有效果,甚至可能阻碍经济增长。采取负利率后,央行可能已经没有了进一步货币刺激的手段,这将减缓GDP增长,使通胀率快速向零下滑,使得去杠杆和经济刺激变得更加困难。

  欧元区

  实施负利率5年之后,欧元区核心通胀仍停留在1%左右。欧洲央行的目标是将通胀率控制在略低于2%的水平,但多年来一直未能持续实现此目标。欧洲央行最近开启了新一轮的量化宽松政策,重新启动了一项大规模的债券购买计划,以推动通胀朝目标攀升。欧洲央行副总裁德金多斯表示,只要通胀不能达到目标,就不会提高利率。欧洲央行经济学家预计这种情况至2021年不会发生改变。

  日元区

  为使日本经济走出通缩,作为“安倍经济学”代表政策之一,日本政府和央行于2013年1月确立了2%的通胀目标。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希望通过实施超宽松货币政策,用两年左右的时间完成这一任务,但目前日本与2%的通胀目标仍相距遥远,日本核心通胀指标多年来一直未能升破1%,仍停留在同比0.5%的水平。同时,负利率也没有提升GDP增速。

  瑞士法郎区

  瑞士核心通胀在实施负利率之后先回到了负值水平,现已回升至正值水平,不过仍停滞在同比0.4%左右。瑞士央行委员Maechler认为,瑞士的通胀压力依旧疲软;宽松货币政策依旧是必要的;负利率十分重要,可以帮助降低瑞士法郎的吸引力。瑞士央行预计2021年通胀为1.1%,不过,瑞士央行行长乔丹称瑞郎被高估,这是自2017年以来该行形容汇率的常规措辞。尽管瑞士央行的利率已经是全球央行中最低的,但乔丹表示,如果有必要,可以进一步降息。在过去四次降息周期中,瑞士法郎都是表现最好的货币。随着美国国债收益率大幅下跌,瑞士法郎已经在走高,表明历史或许还会重演。瑞士的经常账户盈余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0%,是日本的三倍,使瑞士法郎成为更强大的避难所。在1981年、1989年、2001年和2007年四次主要的宽松周期中,美联储首次降息后的12个月内,瑞士法郎的平均表现好于日元,其也是美国经济最近五次衰退中表现最好的三种货币之一。

  瑞典区

  实施负利率以来瑞典核心通胀从同比1%左右小幅上升至1.4%,但这种“成功”可能大部分要归功于不断下滑的贸易加权货币汇率,其本身是由于瑞典贸易顺差的大幅收缩造成,而不是负利率。

  特朗普的不断喊话,呼吁美联储将利率降到零,或者更低,令人不得不担忧美国未来的负利率时代。负利率的出现,让央行近乎丧失了进一步利率刺激的手段。不断飙升的美国预算赤字和美联储降息,有将美国从强势货币变为弱势货币的危险。美国与其他各国的贸易战愈演愈烈,正在使全球经济增长放缓。如果美元开始走弱,欧元、日元和瑞郎可能飙升,同时推动通胀率和增长下行,这时候黄金势必迎来牛市。

  总结与后市展望

  2019年国际形势严峻,世界贸易组织(WTO)10月1日宣布,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率将只有1.2%,为过去10年来最差表现。贸易冲突令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大幅增加,经济滞涨时间段,需求处于渐渐收敛状态,而非扩张,本次已是世贸组织连续第三年削减对全球贸易增长的预测,其预测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相近。

  我们预计美元将在2020年走弱。近年来,全球贸易下滑带来的避险情绪以及收益汇回都为美元带来支持,但在未来数年,美国的经济增长和利率将向全球其他地区靠拢,美国大选前的不确定性和关税效应减弱意味着美元很可能走软。因此,我们预计黄金将在2020年升值,不过金价涨幅或不如2019年。经济增长疲软和利率走跌降低了持有黄金的机会成本,而黄金并不提供收益。政治上的不确定性可能会推动避险资金流入黄金,由于黄金以美元计价,美元走软将反过来推高金价。

  2020年将迎来英国“脱欧”、美国总统大选等风险事件,在经济下行与风险因素叠加的背景下,黄金以其避险资产、抗通胀的属性,将在去美元化进程中,展现其信用价值。因此,我们认为“身处乱世,黄金复苏”。


本文由: 中国化工贸易杂志社编辑部整理发布,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。

中国化工贸易杂志社编辑部

2020/01/22

上一篇:利好消退 甲醇疲态尽显
下一篇:黄金探底回升逾15美元 疫情引全球股市齐跌